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心情日记 > 优美语句 > 文章内容

温暖的收费处1-短文学网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8-06-11 阅读: 在线投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暮色笼罩大地,隆冬的夜寒气逼人,公路上被折射的汽车的灯光微微的颤抖着,似迷雾凌散之时若隐若现发出惨白的光,此时已夜阑人静,收费广场的照明灯把广场照的透亮, 钢结构编织的收费大棚四四方方坐南朝北稳稳地为收费人员和过往司乘人员遮风挡雪,它四角远处的大灯高高的矗立着,并洒落橙色的光辉,它的大灯杆是由钢铁铸造的,由低到高,由粗到细依次向上累积, 直插幽暗的深空, 这广场灯是由六个高瓦的灯泡均匀的排列在一个大灯架上,照亮整个广场。太阳的隐去,更显得它的高大耸立,此时的它更显的无比的挺拔、伟岸,它会把晶透的暖光铺满整个收费广场,虽然是严冬,这灯光的暖色调或许能给上下高速的人们视觉的温暖,广场绿化区的苍松翠柏在它的余辉掩映下,勾勒出豁达的轮廓,苍劲地延展在深邃的阴影里。急驰的灯光划破远处公路黑的夜,接着一道灯光,再接着再接着连成了线,此时似娟娟的静女,不飞扬妖冶,它期盼的是黑夜的那份畅通,更渴求绿意荣荣的坦途迎接黎明的霞光普照。斜阳般的灯光泄在被修剪整齐的冬青上,显得荣荣的绿,四顾阔然。弯曲的匝道上,车灯照耀下的反光片,似瞬间点燃的霓虹,车影只严遮着,月意杳然,几片黑云漫游月光,星空骤然幽深,广场上灯光灿然,怅惘的归途,快乐的归途,快乐的远行,都在这里聚集,心中坦然,我默默沉思,怅然去领会。

今天是四中队的夜班,牛皮纸封面的记录薄整齐的摆放在被大块厚玻璃压面的绿呢绒布铺装的收费操作台上,上面满满记录着全队人员的签名。浅绿色制服的长方形和三角形拼成图样的肩章上,金字“交通标牌”的光亮反射到收费亭明净前挡风玻璃上,熠熠生辉。几个茶杯整齐的排列在收费电脑的右侧,玻璃映衬的倒影,反射到随着光线颜色变化张善芳的眼镜片上,汽车时而来一两辆,时而排成一条长线,倦乏的眼睛里打着饱满的精神。钱币在收费员手里舞蹈,娴熟的动作伴和着星辰,还有汽车马达的起停轰鸣声,收费车道坚实的地面映着急速驰来汽车的强烈光线,发着冷白色,跨过宽车道旁深深的边沟,搭在露天水池沿上的拖把欲滴的水凝成了冰柱。收费广场最左侧的宽车道专供军车、大型车以及绿色车辆通过通过的,紧挨着它右侧车道的岗亭是新落成的,四围的玻璃比起其它岗亭的玻璃要大许多,采光效果会更好,在光线好的时候,给人开阔、明亮、干净的视觉冲击,司机在有两个车道通行的情况下,一般会选择它,尤其在月落寂聊的深夜,在顶棚灯发着溶溶橙色光的包围里,格外的明亮、亲切。

“欢迎使用高速公路”、“祝您平安”的电控致敬语温馨地响彻入口车道处,关窗的一瞬,收费口玻璃拉窗映射一掠而过车灯的亮光,广场测速器闪烁着,为每辆上下高速的车勤勉地做着记录。

远处匝道的区域黑洞洞的,突然一道亮光划破了此时寂静的夜,急速的亮光越来越近,这前大灯的亮光稀释了收费区浓浓的橙色,一辆蒙着薄薄灰尘黑色的日产小轿车在收费口嘎然而止,刹车声打破了这里片刻的宁静。谌业先先是惊了一下,于是打开了嵌在黑色阻尼垫条上的钢化玻璃拉窗的一小扇门,一股刺骨的寒气侵入,与挂在岗亭上方空调正对着收费员吹着的热气混合着,还没有及时盖盖子的茶杯正缭绕着缓缓的热气,四溢着茶叶的清香,习惯的动作是把左手臂伸出窗外。小车的车窗已经打开了,司机是一个年轻人,黑黑的胡茬像抹了一层灰似的,短文学,两鬓的头发从耳外向上收的紧紧的,隐隐的露着头皮,眉头上方一溜头发像是突然垂落似的,快到眼眉时变的尖尖的,像是一把欲垂的短刀,眼睛微微的眯着,眼神不定。他急速地递过绿色通行卡片,欲赶快扔下通行费,就要踏下刚刚丢掉的油门踏板,或者干脆来个冲卡。清脆的读卡声就像是开启他征途大门的提示,一切都是那样照旧井然地运行着正常的收费秩序,收费信息一目了然地显示在电脑屏上,小车前方的“收费金额”几个大红字映在收费亭前挡风玻璃上,洪亮的提示音顿时在收费区回旋。突然小轿车的右后门被猛地推开了,一个女孩从车里窜出来,她绕过车头,吃力地跨过收费岛的隔离护栏,直接打开收费亭的门,然后“砰”的一声就关上了。“求求您救救我吧!他们要把我带走……”,谌业先被猛地惊惊着了。收费的椅子是把铁铸的椅子,厚厚的、沉沉的,平时挪动它都得多加点力,尤其是晚上收费员挪动它离收费台面更靠近些的,突然有个人闯进来,惊魂未定的她吃力地扭回了头,扭曲的胸紧紧斜贴在台面壁沿上,被翻起的金色纽扣露出了带小钢圈的扣蒂。“你谁呀!你怎么进来了,这是不允许进入的”, 平时这扇门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收费金额的缺失,有个人的职责所在。 这个女孩子靠在门口的角落里,凌乱的头发蓬松着,扎着的“马尾”垂落着,头绳几乎要落在了地上,眼里噙着的泪盈盈地溢满眼眶,只要眨一眨眼睛,眼泪就会溢出来似的。空调下方的接线盒发着低鸣音,和着空调的“嗡嗡”声,时间就在此刻静止了。谌业先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就提高嗓门,对着拉窗喊刚出门不久去宽车道取“打印色带”的张善芳,她的声音响彻整个收费区。平时车流量大的时候,汽车的轰鸣声就会淹没人声的传递音,哪怕是提高嗓门也是于事无补,善芳顷刻打开了宽车道收费亭的防盗门,开门的声音在夜晚最能敲打人的心扉。张善芳连跨两个护栏,不觉得护栏的边角毛茬扯破了他肥大的、带着金属按扣的、深草绿色羽绒袄的衣角,拉开了一个三角形的口子。小车的门被迅速打开以后,见有人显身,立刻关闭了,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就在此刻车窗缓缓地落了下来,后排坐着一个黄头发模样的小青年,眼睛小的几乎眯成一条线,带刀疤的脸上随着说话音,肌肉僵硬地几乎凝成了块,内心冲动似炽热的燎炉被刻意压了一个盖子,他用温和的声音唤着那个女孩回到车里来,刻意的压抑总掩不住他那凶恶的眼神,火山爆发前夕的平静,更让人惊悚。谌业先呼喊着,简述此情此景,女孩仍哆嗦着蹲在角落里叙述着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是开车的那个人的女朋友,这段恋爱因家里不同意,才和他私奔的,我们都是在外地一块打工的,因为日久生情冲过重重阻碍,才下定决心。没想到他是代替他一个朋友找对象,他骗我上了他朋友的车,准备到指定的地点离开,请你们救救我吧!求求你们了……”,此时匝道上车灯由近及远、由明到暗地延伸到远方深黑的夜。在宽车道忙碌的张延强时刻注意着这里情况,张善芳拉开了右墙壁上内嵌有信号灯开关的透明塑料盒,关闭了23车道的通行绿灯,然后迅速地打开了防盗门,接着里面门闩反锁的声音回应了一下,张善芳迅速地踩下了车道挡车杆的锁阀,推出了挡车杆,车道被牢牢地封闭了。轿车孤零零地停在车道里,任凭夜色的炽光将它包围,有种被擒住的茫然。

上一篇:你走的远了,故事淡了-短文学网 下一篇:温馨的收费处-短文学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