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心情日记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

霸州传销,命悬一线的两光明次

作者: 佚名 来源: 网络整理 时间: 2014-03-23 阅读: 在线投稿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其实每次想来我都觉得它是一个噩梦一个噩梦开始的地方,如果开始意味着很难结束,可是这个梦我从来没有告诉别人,或许我也和他们一样觉得类似这种事发生在身边,是一件特丢脸,特难于启齿的话题。其实我好早就写过这个不过写了一半我就停止了,因外我真的不想回忆起那个让我撕心裂肺伤口在拿出撒盐,但是最近看到这种事情又在涌现,我觉得不单单是我们个人出门时旅行的注意,还有当地政府的做事不理,还有公安部门的跋扈让人深深思考……
  
  其实来北京有好几年了,工作和活生一直过的很急促紧张,因为我知道只有不屑的努力才能有美好的未来,因此我从不抱怨我生活过的如何,所以很踏实,先前做美发的后来和主管学了点化妆,当时就算是个人的兴趣了吧,因为我平时工作勤劳加上为人比较友善,团结。
  
  后来做久了听说有剧组招聘化妆师,经验方面可以考虑,我的心思多半就已经停留在剧组工作的氛围中,在网上填写简历,就等着面试了。
  
  没多久一个陌生来电,就开始了我的噩梦的到来,号码显示是北京的,约我在北京什么写字楼面试,我说可以的,对方回答什么时候来,我说,明后天吧,我出发前打你电话,他说好的,后来我要求面试时,对方的一个男的说,我们陪导演拍戏现在不在公司,要不你来我们剧组吧,正好看个究竟,我当时觉得,明明属于一个公司类型的招聘,怎么又成专门的剧组工作人员了,当时,感觉就有点疑惑,自己又在想可能他们是一个合作单位不单单是招聘吧,哎,谁成想,就是骗子利用北京的名号让往陷阱里跳呢!并且让你不自觉的进入,真是有计划的预谋!
  
  按照他的地址说是到霸州一中下车,我坐了好久才到那里,(其实我在出发之前,我一直有种不好的直觉告诉我很危险,可冥冥之中,我就感到是不是我多心了,我的思想在那时已经在做斗争了,尤其是他告诉我带上点衣服之类的话,我就觉得特疑惑,没要求也得让我看看合不合适,感觉就像我去了肯定能用我一样,,莫非,实在缺人!我从来没有那种求职经历,想想真是漏电百出)。到了霸州一中,他告诉我等会,有点忙派个人过来接我下,我到了站牌看了下没人之外,就等片刻后还是不来人,就开始漫步起来,在想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怎么总觉得不对劲呢?不一会电话响了,告诉我,不好意思今天拍戏太累了,我不能去接你了,我派个女孩子去接你吧,实在抱歉啊!许久后一个女孩打来我的电话: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今天在逛街呢,您能不能打个车到霸州医院来,我听完,转问到,您这怎么这么麻烦,我都快被你弄晕了,回答:不好意思剧组的太忙了,赶不过来,我是剧组的化妆师今天休息,一会过来我请客,作为补偿好了,我听完,感觉还挺失礼的觉得。可是在我放下电话时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我久久不能平静我的心情,因为更强烈的不安在冲击着我,让我更紧张了,可能是我派遣压力太成熟了,居然上了车,上了车,也就上了他们的“贼船”了。哎……
  
  到了您在哪里,您要是在折腾我,我就算了,我实在受不了这个,已经是我底线了,对方女孩说:等一下5分钟赶到逛街呢?,马上!
  
  就在我焦急的等待时这5分钟感觉快要窒息了一样,让我感到特别漫长,理由是不安的因素,但是蛋白质的我居然还在等着杀手来对我进行着杀戮,天呢!我真是太善良了,善良到遇到很多不对头的事情都被我所原谅,可见我是多么的仁爱!
  
  您好请问您是ⅹⅹ吗?嗯回答!不好意思,等久了吧,走先吃饭!当我看到这个面前自称是化妆师的女人却穿的寒酸让鳄鱼都留眼泪的打扮,并且旁边还带着一个和大上海小瘪三角色的男孩,我真为面前的这两位艺术的工作者感到万分的————"不安"。真的说实话,那打扮的,我真感觉让我看不了第二眼,我特理解不了就算再累再辛苦,为了钱,您在邋遢也不至于穿成那样吧,不过我真不好意思说,可是就这么不到位演员竟然把我蒙了……
  
  在路上他们俩人一直和我说话,面对着这两个人的询问,我只能客气的回答,但每次看到他们俩个的所谓差不多”乞丐造型“让我实在感到很不对劲。可是我却依然继续着……
  
  我们进了一家饭馆,所谓的化妆师姐把菜单拿过来点了些菜,问我你吃啥?我回应:没事随便点吧!其实我一点也没心情点菜,因为我脑子里一直在盘旋着这次求职怎么这么复杂,复杂到让我有那么多的疑点,不安继续……
  
  她点完了菜,冲我嘿嘿笑两声,先吃着不够再添,我心里在想,天呢,几个人你叫了快10道菜了,你们要是能吃完,我服你了,没成想,在开动时,我目瞪口呆,,我基本上没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饭菜一扫空!她像似看出我的内心,说了句,不好意思,最近剧组工作太累,有事都忙得顾不上吃饭,所以让你见笑了,我说没事,理解。接着,她和她的男孩随从一起对我进行盘问,家里哪的,做过什么,来这里谁知道,这些,多大了之类的话,这些话语,我没记错的话,她们应该问了有不下6,7遍了,到后来我忍不住了,来了句,我刚才重复好多次了,怎么您没记住!她也觉得不好,后来也不怎么说话了,然而我选择沉默了,因为我很乱,也敏感,其实想走来着,可是觉得走了不大礼貌,可是我忽略了,什么叫做感知的洞察力。
  
  吃完了饭,看见盘子里的菜好像被狗刷洗过一样的洗礼,让我感到特别的奇怪,真是这一顿就赶上了我3顿饭的量都不止呀,结账时,我曾经记得说过是她说请客的,其实谁请客无所谓的,可是她们一动不动的定在那里,我结完帐居然还说到什么,哎呀你结什么帐呀,不是说好我结吗,我当时就被震慑了,好能演呀!
  
  吃完饭我说去剧组吧,她说不急陪我逛会街,我好不容易休息,陪姐姐吧,我说行李沉,没事他负责指了指随从男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所谓的姐姐叫——张晶,男的好像叫什么岩的,因为时间太长了,我无法回忆了,但是他们的样子,我估计这辈子是烙下了。既然男孩帮忙拿,我也不好推辞了,就这么逛着,服装首饰,还有商场很多很多,一直在逛,我说累了,歇吧,……
  
  找了一家避风塘奶茶店坐下,(这家店也是那篇逃离魔窟的10天作者去过的地方)哎都是中枪者,不过我比她早些,当初的话不就好了),要了几杯奶茶,瞎聊起来,然后去了趟厕所,回来后就有人盯着我,我余光看到了一个男孩子,寸头,一直盯着我,看什么呢,在东北,我们那里经常看见同性帅哥都嫉妒,我想他也是吧,可是又觉得特别不安呀,,这个不安到最后让我崩溃了……
  
  渐渐地太阳下山了,我说,我们还看不看剧组了,我都忘啦这事了,人家来句,今天看不了了,去我们宿舍吧,明天参观。哦对了,您的手机借我用下登陆qq一下行吗,这也是他们的计俩。也行,那时候我的思想已经一下子都平稳了,可能麻木了。谁知道他们是一步一步的按计划进行比我跳深渊呐!
  
  晶姐来句等会马上走,我是抱着回去睡觉的想法去的,反而事实上让我当场死亡的恐惧真的特别的绝望……走,回宿舍吧,顺便你买床被子,我说着什么急,明天看了再说吧。既然来了,可别想着走呀,放心我带你,包证让你成为学到技术,哦对了,在奶茶店那会还说过以后带你去小姐场子去化妆,长见识,我觉得她还挺耐心,其实他们传销人,所谓的思想灌输已经让他们变得内心很邪恶了,满嘴谎言的同时,我也知道他们也是受害者!在进胡同里的那一刻哎,何止是不安,头发都发麻,说道:这路怎么左拐右拐的,又这么难走吗?晶姐回应:哎小路近,我故意看了一下牌子,可是我早已忘却了呵呵,晶姐一直在说我们剧组临时居住在大院里,为了节约成本还要薪水发放,开销不小呀,条件不大好,你的克服,我回应:没事,无所谓了。
  
  门帘一掀,各种乱七八糟的物品让我感到,这里环境差的让我有些雷人,不过下边那句话让我有种一箭穿心震撼了!一进里面的门看到一个特别瘦的男子衣服同样也是较为朴素,冲我微信,您好,我也回应您好,我的晶姐介绍他是摄影师,我当时就感到,哎剧组真是够节约的,所有人都过着80年代的生活和思想,您好欢迎——”新同学“这个同学,当时就被我雷到了,”同学“!您怎么这个称呼,对方男子答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是干摄影的,今天没活所以在家里呆着,我说哦,其实当面对这个瘦高男子时,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因为我特累了,”各方面的”。他看我没说话,又来了一句。你喜欢听故事吗?估计很多人都听过这个——(屠夫与过路者的故事),面对着这个陌生男子一直涛涛不绝地在对进行问我时,并且双方不熟还让我听故事,我的潜意识里告诉我,傻孩子,你掉虎口了!我回答:您说吧,我听。
  
  曾经有个路人在山上准备下山,忽然看到一个壮汉满手是血的向他跑来,我问你到了这种情况你怎么办?回答:赶紧跑呀,瘦男子回应:可是告诉你答案:这个满手是血的人是屠夫,你还跑吗?跑!当然跑了,我知道他到底是杀人,还是杀猪的。瘦男子接着又说了:我不告诉你他是屠夫了吗?不是杀人的,我不管他是干什么的,手里拿着家伙并且跑到我面前,我肯定接受不了,他越追我,我越跑。可是他是屠夫,是告诉你他不是杀人的,希望你别误会。爱干什么干什么,和我无关,我和你好像谈不到一块去,不好意思,这份工作,我可能胜任不了,再见。其实说这话时,我已经意识到进退两难了,可是还是找台阶下,面前的人,比之前的人还精神病呢,絮絮叨叨的。可随后男子面带暗笑,说了一句,您觉得你能走了吗?这句话,让我彻底爆裂了,真的,我本来心脏就不好,当时浑身就好像任人宰割的情形,我不知道他们会对我如何?
  
  “你赶紧给我回去”!一下来了五六个人把我为住,我当时就两腿发软跪倒在他们面前,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打扰大家,求求你让我回去吧!我这句话是带着特别无助的哭腔说的,(因为我被控制了)没事过来见见新同事,晶大骗子拉着我,我尾随着跟他们打开一扇门,当开门的瞬间——看到二三十个人男男女女围坐在一起,并且手舞足蹈的唱呀跳呀的,不禁想起了大家都知道的一个真相——传销。
  
  我一进去有人就握住我的手,您好我是ⅩⅩ现住ⅩⅩ寝室欢迎加入新同学您呢?我,我,半天说不出来,因为我已经似乎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是谁,忘了一切,这是梦吗,不,不是,可是我宁愿相信它是,可是这群人轮流上阵的说:我是ⅩⅩ现住ⅩⅩ寝室时,我连心情都没法平静,
  
  过了一会看样子是很老级别的人走过来说:你怎么了,有什么烦恼说出来,大家为你分担。回应:对不起让我走,我不喜欢这个环静。一位看样是小弟的人走过来冲我喊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想走,你能进来想走,没那么容易!上一边去怎么说话呢;新来的同事本来刚到这里就特别压抑,你们大家不去关心他,反而还给他压力,你们还有人性吗!多么激昂的说辞,那说话的小子,低头不敢说话,可见这里的规矩是很严格的,但是谁都能看出这是演戏,后来介绍这个人就是我们的寝室主任。大家必须言行举止都得听他的,后来天渐渐变黑了,我就在想,我该怎么办,家人找不到我,后果很严重的,我们的主任说:我知道心来的人都接受不了,被骗到这来,和我们一推在一起肯定特别排斥,并且一直脑子里在盘旋着如何跑出这个院子,不过我事实告诉你,你想到的问题,我都想到了因为我们大家和你都一样,都是一个遭遇。我回答:你们这里要干什么,为什么不让走!回答:我不让你走的吗,是你自己来的,我说:啊,那我走了,被他们推了回去,不说能走吗,我吵到。主任回答,规定,不好意思,这是我职责。后来又谈到了我能做什么呢。对方回答:到时你就知道了,我回答算了我不想知道。主任回答:其实就是让你了解这个行业,考察明白了,你是不是适合做这个行业,你就继续做什么的,我在这里和他较真了好久,后来一帮人争吵了起来这样,把我按住了,可能我是急坏了……
  
  说了一大堆后,又是传销分子串门的,上来就我是ⅩⅩ,现住ⅩⅩ寝室,好烦呀,我真受不了,一个寸头的男的,跑过来教我。话术。握手技巧,我一点也不愿意听,并且他很直接的说:死心了吧,我们这里好几万做这个的,政府,公安早就挂钩了,安心听课,考察明白了,你在走,我反问道:考察不明白就走不了了被。(其实我后来在知道这个考察,这个考察就是,你必须认同他们的行业,认同了,就是交钱发展下线,不认同这个行业就是考察不明白)我问。都会明白的,并且好多人都让我放松,都说这里很好怎么样,其实我深知道,我在这里呆一秒都说煎熬,我就是不被他们逼疯也得成精神病,要么就是死,说白了就是为了钱,不过我是不会给他们一份钱的,所以我要逃跑。
  
  我知道我要是那么做了会是什么下场,可是我的拼了,因为我怕让家人担心,因为一直我在外面就比较让家人放心,我家里人要是找不到我,后果真是不可想象。
  
  主任一声:上山了,我知道这回机会来了,一定是躲公安也许,谁知道竟然是吃饭!无语,后来一看,我去白水煮面条,好像还是坏了那种,当时我已经可以说是不在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他们给我的东西,不过我也知道他们看穿了我的心思,主任一声大家先吃,大家回应主任先吃,就这样特别犯二的演示着,动起了碗筷,主任说了我一句:你怎么不吃,我说:没胃口,主任答道,没事你吃不了可以给你的同事,但是不要糟蹋食物,其实我知道他们是认为我觉得饭里可能不干净。没一会吃饭结束了,很干净的真是一点不剩,呵呵,打着不浪费粮食,又什么面包会有的这些迷惑自己别人的话语,真是自欺欺人!
  
  晚饭结束了,我和他们围坐在一起,我天呢,口软悬河的畅想以后的梦想,我想他们的伟大的梦想终将被自己的行为所结束,又谈什么新人刚来遇到的一些问题,和思想。及说什么留在这里就是让你考察新型行业,我呸,自由都没了,还谈什么学习考察,不过我知道,大家都会配合这个组织的一切,可那时,我说什么都不配合,一想到被人限制了自由,我就特别恼怒,因为毫无疑问是犯法的,他们是在让我一步一步往陷阱里跳!想到这里,我的预料就是要么大家一起耗着,要么冒死逃跑,我不会和他们一样个个和“精神病”一样,与其这样活着,那还是杀了我吧。
  
  “你是不是在想该怎么逃跑”,一个小子,和我说,并且明显感到他的精神已经彻底沦陷,哎。,谁在这里熬上几个月估计,都会疯,我回应:呵呵,我和你们不是一样吗?对方又说了一句:"你看过英雄吗?最近上映的影片"我当时差点没晕倒,"《英雄》好几年前就拍完了,难道他在此前就呆在这里",完了,这是明显有时间摧垮你的意志,人都变成那样了,活着还有有什么意义……
  
  在他们轮番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时,我后来受不了了,我说能让安静一会吗,我被你们所控制,我的精神也要被你们控制吗?旁边一个人回应:我个人觉得你考察的也快差不多了。我当时又被冲击着,后来我和他们动起了手,就是因为他们像无赖一样烦着我,用语言激我,我还和他们讲道理,深不知,他们已经入魔了,(或许他们也是为了服从上级)我感到特别的无助,就像到了另一个封闭的世界,想到这里,感觉真的比监狱还可怕,真的!
  
  我被五六个人按在了地下并且恐吓我,不要作对,和不配合,我就知道或许大家都是这样做的,只有我敢反抗,睡觉前,他们强行脱下我的裤子,我知道他们是考虑到什么,在大家熟睡时并且还开着灯我就知道,“组织”的安排很是有经验,我的脑子里飞快的在运行晚上逃跑的计划和准备,非常的快速运转,想到的特别多,特别多,我决定晚上逃离,我的手表被他们拿走了,旁边一个男孩子的手表居然还带着,这可能就是我不听话的结果,怕我看时间做计划,到了3点40左右,我决定“开始了”
  
  我从炕上一点一点起身估计,这个翻身和起身我是用的时间最长的,我一脚下去,踩在了地上太凉了,于是穿上了袜子,鞋,可是我的裤子是穿不了了,有腰带并且有声响,一步一步的紧张的走着看到他们熟睡的样子,让我感到特别的紧张,我生怕其中一个人会突然睁眼看到我,可是我每次看到他们的脸反而让我不安,因为表情看的也很清楚,因为是开着灯的,忽然有一个人翻身,我当时本能的蹲下来,并且在想如果发现我我应该如何应对,我就这样子在一排排的人群中一步步地向前走着,特别的漫长,真的特别辛苦,从炕上到房门走路花了5分钟时间,可想而知我有多小心,其实没办法我感觉我也尽力很快了,因为我要一点声音都没有,并且我还担心我在他们附近徘徊时间久了对我也不利,我的脑子在那时特别的清醒,我不能出错。出了房门,到了类似大厅也是我们吃饭的地方,没有开灯,其实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几乎,或许是故意的,或许是为了省电,我在相近办法找到能打开窗和门的地方,因为我知道这个行动,我的速度要非常快,可以说用秒来做单位。我慢慢的向前走着,看到了一扇窗:我沮丧了,栏杆的,死的出不去;在继续摸索,看到了大门,我本能的没有做太多的奢望,果然上了锁。继续窗,有两三窗:订死了,并且有上栓,无奈了。不留神,“咚”的一声,水壶让我踢倒了,我心想完了,这回有我受的了,我在祈祷大家不要被惊醒,老天帮我一次,结果大家没反应,继续摸索:有扇门,我打开了,并且听到有人在打呼噜,心想:赶紧离开,别发觉了,仔细一看原来就是带我入“黑窝的”晶姐呀,我当时真想一下杀了她,如果全都没有人,我会在第一时间杀了她!我一定会!这个邪恶的女人有着蛇蝎般的内心,外表肮脏,内心诡秘,好想结果了她!在经过了一,阵思想斗争以后,我后退了,没成想又碰到了那个该死的水壶,我想完了这次,惊险结束,都结束了,上帝请让这一刻暂停吧,果然上帝又可怜我了一次。我摸索到一扇窗,可是上了栓,活的,可以拿下,只要拿下,我就能出去,这是唯一的机会,我没时间了,我没有太多突破口了,只有这个了,我用特别慢的动作抽出那个“栓棍”,怎么动,都是有声音的,可是没办法只要这条捷径了,慢慢来吧,我用最慢并且最轻的动作,抽出了,一根,还有一个“栓棍”,我继续进行着,可是这根明显比那个声音要大的多,我全神贯注的一步一步抽动着,我知道成功不远了,就在我都打开所有的栓棍时,我惊呆了:有一张特别厚的纸在窗子边上贴着,我不可能一下撕下就冲出去跳窗,并且在跳门,那样他们一定比我快,我翻墙也需要思考和时间,我只能忍,只能慢慢地去做这个计划,我用我的指甲轻轻地划出一道印痕,可是我控制不了它的嘶嘶的声音,可是我别无它法。当我滑到第二条划痕的时候,气氛紧张了,“谁”,谁在外边呢!是那个恶毒女人的声音,我愤恨她!我选择默,希望我的安静,能化解这个“恶毒女人”的怀疑,结果我错了,她打给了里屋人,说看看!谁在外面什么的,我当时只有极端,在极端了,我心想靠豁出去了,拼了,我把纸一把撕下并且一脚把窗户踹到,跳了出去,谁成想,外面还有个一张网罩住了我,我死劲的挣脱开了,跑到了院子,用快速的眼神扫射可以翻过去的“可能”,第一眼,围墙太高,不可以,第二眼,侧壁上可以翻过,踩上那片砖头,可是我一踩上,砖就全倒了,这时候,房门已经用钥匙在拼命的打开,因为反锁了里屋所有人,没时间了,我一定要出去!门!大门不是很高,我纵身一跳,啪!摔倒在了地上,我忍着剧痛用生死的两路的全力拼命跑着,因为胡同很多,所以我也左拐又拐的,看到了,马路,我因为道路是直的,我只有跑到最远,才能脱险,我疯了一样地跑,拼命地跑,疯狂地跑,玩命地跑,愤怒地跑,我最后因为体力不支,脑子很晕,在马上要倒的那一刻,我倒在了马路一边的草丛中,我的意识没有知觉了,或许过了半小时,我的背部特别的疼,让我睁开了双眼,发现背部有一条特别长的伤口,估计是从门上擦伤的,我就这样穿着单裤,像乞丐一样的装扮一直向前走着,看到了一个加油站,进了门,我和一个女孩说:帮我报警,我被人骗了,请帮我打110,可是那个女孩根本就不怎么理我,说了句:等我们领导来吧,我等了一会也没见人,并且又怕那些“组织”来追我,我就走了,看到一个司机,我说:您好,我能用下您的电话吗,我被人骗了,我要报警,请您帮我,对方回了句:没工夫!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又问了句:您能告诉我公安局在附近哪里,司机说:前边!看他特别厌恶我这个被别人伤害的人,丝毫没有同情心,我找到了公安局,铁门,锁着呢,有光,我奋力的敲门,半天没回应,我也怕,那些人就在附近埋伏我,我也就赶紧离开了,就这样我一路见人就要电话报警,并且说明自己的遭遇,前后能有将近二十几个人了,可是全被拒绝,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怕“那些人”报复,呵呵我当时就和那个人说了句,如果您的家人也有这样的遭遇,并且没有一个人去援助,哪怕是一句同情的话语,我想您也会和我现在有同样的认识,麻烦了,我向他鞠了一躬,真的特别佩服,这也是人,呵呵!
  
  天渐渐亮了,这让我的希望更加强烈了,因为我要举报,我要粉碎他们,谁知道,这为第二次的险情买下了伏笔。
  
  我找到了公安局,一个大叔接待了我,我很详细的讲述我的遭遇,他问了我,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我说,我的手机,钱包,还有行李都在那里,还有好多被困在那里的人,更是绝望,我们一定要端掉这帮败类!大叔回应:你知道具体在那里吗,我说大致我说不好,可是我知道那里就是窝点,我们要拯救他们呀!警察回应:是这样我们警力有限,他们一般都很痴迷,驱散了,又回来了,没法弄,还有就是你也不知道具体位置,我们没法找,要不这样,你去他那里,把地址记下,然后回来告诉我,咱们在处理好吗?天呢,我要是去了要是被他们扣下,我还能回来吗,我特郁闷的说。警察回应:白天没事,他不敢,去吧,可以算立功。想到他们对我的伤害,我决定打击他们。
  
  我记得他那里有个名叫《米兰婚纱》的地方还有就是附近有个杂货店,我在里兜拿了钱买了纸笔,准备去了,哎,谁知道,冒险不动大脑的我,总是吃亏。
  
  我找到了,那个胡同,用纸记下,再往里面走,就觉得不太对了,前后好几对人,向我这边走来,”不好“中计了!我挣脱了,几个人,后面又有两个人围着我,我拼了命的跑,可是我明显感觉,我的体力已经跟不上了,他们一定会追上我,我遇上故意制造交通混乱,我推了一个骑车的大爷,又踢了一辆车,我想他们一定就会来找我,结果,我被“组织”拿下后,也没见到骑车大爷和,开车的人,我心想完了,他们也看出来,有内幕,不插手了,我极力和他们打斗,他们两个人,一下扑到我,我起不来了,我就大声喊道:“救命,杀人了,快来人呀”!那个人用力的捂住我的嘴,并且,在打电话找同伙呢,我就拼命的大叫,可是围观的人一个都没有管的,我很无助,想到这里,我几乎绝望了。不料一个骑车的警察看到了我,上前制止,谁成想他们还竟然和警察对立起来,后来看到警察强硬,他们也吓跑了,我当时就跪在警察面前,哭着说:谢谢你救了我,我永远忘不了您,警察回应:没事我走了,我说别走,你走了,我又被他们抓走了,他说:我已经报警了,没事马上来,我说您得对我负责,我就坐在他的车子上。不一会110警车来了,我被带走了。然后我问那个警察,您能不能给我一杯水,我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了。那个民警居然说了句:你事挺多呀,我当时就看清这个霸州的地域人文历史了,我说没事不麻烦您了,鞠了一躬,我就走了,有个警车问我,你有钱吗,能回去吗,我说:没事够了,还有点,谢谢您,我一路打车,坐公交,无论我走在那里都感觉那些“组织”会结我,看谁都是做传销的人,我已经快疯了……
  
  我到了北京,回到了家里,在我的出租房子里,躺下了,一切就像梦一样!(那个地方公安和政府对这种社会上的毒瘤的无视,终将影响中国所有历史和人文)

上一篇:2014、我生命中的又一个轮回 下一篇:其实还是会想起那远去的城市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