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心情日记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

落日,升起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7-05-28 阅读: 在线投稿

震惊,这已不能形容我的震惊。

一片貌似水的海,波澜不惊;但那的确是一抔落日。 向来于之不屑的我,斜倚窗棂,而如临砯崖。

“它究竟算个什么呢?”我想,“日出才是方向呀。”

斜阳无言,斜照流年。它丝毫不理会我的轻蔑,依旧款款彳亍着,碎裂裂地燃烧着;在余热尚存的心中,轻轻吟诵一些人、一些故事。

日落之后,只有蒙蒙月光;只有幢幢人影,在月光下走散:君可知月出月落,照伤几人?我不问,它也不说;只是慢慢地,抽取尽天边最后一丝遗憾。“它岂止是不完美,”我又想,“它根本就不美。”

烛,你颤抖的眼,你也惧怕黑暗么?

久,我已乜斜了睡眼,任几线阳光牵我思绪,横弋到、那浅秋的泰山。

黎明前登了顶,颤抖着迎接那缕晨曦。倚得半匹山风,漫数寒星;数星中记录的人情冷暖。错过了、那几撇叶子的凋零。

倏然而起的一束光,唤醒了由远及近的千山万水。不假思索,不及准备,便这样突兀地站在它的脚下。人们欢呼了,雀跃了,疯狂了!缭绕撞击着整个山谷的,是千千万万个“日出了!”虽久经岁月打磨,那景象依然震撼并感动着我。

风吹人回到现实。我揉揉惺忪的眼,以期驱走这恼人的夕阳;睁开了,却瞬间定格在这块幕布上——晚霞已经睡醒了!

无论我是否相信,熙和的,注定不是月光。

这一畦半爿的天地,都由她任意点染着。一切都是淡红色,一切都氤氲在这淡红色中。玻璃墙,谄媚似地描摹她的倩影。吊塔轻舒猿臂,她就安详柔软地坐在那宽阔的肩上。均匀灵透地,将背景浇铸成杳杳的钟声。风,不知有多少岁月被它呼来又唤走,而今也敛迹地无往而是了。我反倒不希望何处有一两管鹰哨、吹散红霞。

我望那孤雁,一如窥视倔强的自我。

她吻着那朵云;是了,毕竟是那淙淙的流云,匆匆了你我。我看到云端三毛的笑靥,“不慕风物情长,不争凡尘朝夕”,她又远去了。

一些些胡思乱想,荒唐;但谁说不是落日,洗净浮尘?遗忘了交错的时空,在回忆里看见了未来:君可知花盛花繁,留得几痕?

而那平坦的纵深,颀长的裂坼,又或是生的律动?

我知道在远或不远的地方,有一轮落日,冉冉升起。

上一篇:老人,孩子,狗 下一篇:不曾走过,怎会懂得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