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伤感文章 > 精美文章 > 文章内容

心中的那条小河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7-05-04 阅读: 在线投稿

盛夏,到华北明珠白洋淀观赏荷花,船儿驶向河心,河流有声,绿影澄碧,风儿扇着翅膀从疏疏密密芦苇丛中拂拂而来,吹皱一河流水,那粼粼波纹,推动一片睡莲徐徐摇曳,洁白如玉的荷花瓣上流动着晶莹露珠,使人不由自主感受到唐诗宋词里那古典优雅的意境,我心灵洋溢着一种似醉似幻的柔情。不禁想起小时侯我家屋后那条小河,就是当年的护城河,有三十来米宽,一米多深,静静的卧在我家屋后,日日夜夜地流淌,她不像山涧小溪淙淙歌唱,也不像长江海流波涛滚滚,只是无声无息缓缓流动,在阳光下粼粼闪光,小河两旁稀疏有几棵柳树在河面随风飞舞,吹皱的柳影时聚时散使人醉情油然。我常常爬在窗口,凝视着微微碧波神思遐想,问妈妈,小河是从哪里来的?妈妈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惊奇,天那样高,不会摔伤吗?妈妈说,是下雨时顺着千万条雨丝爬下来的。我问,我从哪里来的?妈妈说,是小河把你送到咱家来的。那时,我明白了我还有一个妈妈,就是小河。是的,小河日日夜夜用她那淳朴热情的微笑、和蔼的脸庞面对着我们,用她那源源不断的乳汁滋养着泥土的芳菲,感触着大地的心跳,哺育着五谷稻香,收获着人们的希望。

“吹面不寒扬柳风”,炎热的夏天,小河成了人们欢快的乐园,那些男孩子们早已按捺不住,一个个脱的精光“扑通、扑通”钻进水里,撩拨河水,嬉戏打闹。生怕有丝毫闪失、担心孩子被淹的父母,不知多少回刮出他们胳膊上的白道,屁股上得到一顿象征性的“五指搧红”,可转眼间男孩子们早把父母的恐吓丢得烟消云散,噼哩啪啦又跳进水中打闹;我们女孩子们则站在清澈透底的河边,捡石子过家家,时而有一两条小鱼亲昵腿脚,时而拿着捡到的河蚌、河螺、地梨向父母炫耀;那些妇女们借着洗衣的机会,嬉戏窃耳私语着与丈夫的私房话;那身披七彩衣的野鸭,与洁白如雪或身着道袍的禽鸭和睦相处,拨起一洼清水,抖着双翅曲颈扯着大合唱,构成一副多么迷人的蓝天、绿水、群鸭“戏水图”。小河任我们在她怀里撒娇,那拨水声,那笑语声,伴随着河水流动的潺潺声,奏出生活和谐美妙的乐章。小河滋润了我的童年,滋润了我的天真,滋润了我的欢快,滋润了我的憧憬。

一条舢板渔船带来了我人生美好的祈盼,成为我至今无法实现的惆怅,使我懂得了不现实的渴望就是奢望。渔夫告诉我,顺着这条小河可以到达另一个美妙的地方——白洋淀,那里有望不到边的水面,茂绿的芦苇,好看的荷花;有一支打得鬼子闻风破胆、神出鬼没的雁翎队。那时起,我多少次梦中笑醒,去了那渴望的地方,陶醉“水泊扁舟通万里”,芦苇抚荷采莲子。

然而,那年,小河以她那博大的胸怀,无私的品格,崇高的道义,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为保卫天津,龙门水库被炸开,立刻小河被肆虐洪魔强占,浑浑浊浊铺天盖地冲塌房屋,淹毁庄稼,卷走牲畜,吞噬生命,使我第一次看到了什么是惊愕,什么是恐惧,什么是灾难,什么是毁灭。

当一个中年男子,把一个被淹得肚子滚瓜溜圆胀鼓鼓、昏死过去的男孩子,从洪水中救醒的时候,孩子父母对他千恩万谢,从他口中我第一次听到两个字,从人们眼眸中露出对他异样的目光,那不是感激、赞许的目光,是一种特殊的,只有人们唱东方红,太阳升,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时,才有的那种神情,那两个字,使我懂得了人还有一种精神生命,就是信仰,是超脱于人体更高的心灵世界,主宰生命价值的魂灵。从此,那两个字深深烙在我心里,是那样崇高、神圣、美好。我暗暗发誓,长大后一定学那两个字。

后来,我上学了,从书本里知道到了江姐、雷锋、焦裕禄等英模,首先想到的他(她)们都是那两个字。

而今,我真的成了那两个字。这两个字,宛然古人雕琢在石头上的塑体,任凭时光风尘磨杀,始终昂扬激励,给了我生活启迪,工作的责任,事业的追求,人生的信念,那两个字就是:党员。

岁月的河悠悠向前流淌,屋后的小河已不见昔日模样,那悠然潺潺的清溪,成为我心中记忆的渴望,她早已面目全非、支离破碎:被冰冷坚硬的柏油路践踏;被拔地而起的楼房替代;被涂炭生灵的工业污水侵蚀;被腥臭呕心的成堆垃圾填埋,像一个濒临灭绝的种类,痛苦无奈无声流泪。

我常常站在小河处,面对繁华而喧闹的城市,面对呼啸而过的奔驰车辆,面对匆匆忙碌朝来夕去的人群,面对没有鸟啼的广场,像痴人发呆,任四面来风抽打脸颊,车水人龙像饱经风霜老人脸上布满的皱纹,被纵横的灰尘包围,抑郁的目光在钢筋水泥现代建筑中碰撞,鳞次栉比的楼房筑起了人们心灵沟通的一道道屏障,环境污染向人类绿色的生命,似救火车发出的警告嘶鸣。

每当雨季来临,我便想起母亲的话,那淅淅沥沥从天上掉下来的千丝万缕流苏,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小河您在哪里?多少次我把对您的思念装入信封,埋在当年您给我们欢快的地方,寄去我对您的流连、渴望。

多少次我用无奈的叹息难收思念的沉重,难道那条小河已不复存在,只是过去,成为追忆,作为难以忘却的纪念,变成海市蜃楼般的奢望,黯然留于心中。

时今,古城的绿化,护城河的修复,清澈的河水莹莹的流淌,使我心中升起新的希望,也许它不再是过去,不再是海市蜃楼般的奢望,心中的那条小河,会载着我当年的豪情与欢心,像一丛绿草,点缀在我的生活里,从绿草丛中提起来那片温馨,道不尽情怀万缕,把我带进梦一般的诗景。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上一篇:故乡的石磨 下一篇:七月的乡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