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伤感日志 > 伤感语句 > 文章内容

我在这儿等着你(二)-短文学网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8-10-09 阅读: 在线投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叮铃……同学们都是匆匆忙忙地跑到各自的座位上去,整个教室由原来的闹市变成平静的湖面,唐风踉踉跄跄地跑回自己的座位上去。刘老师夹着教材大步地走进教室,带着的眼镜遮不住他那锐利的目光,大家都知道这个老师不是个“善角儿”,这仅限同学们私下的看法,说白了,刘老师就是一个快乐、和蔼的“小老头儿”,每天都是带着微笑上课,可谓是兢兢业业。

“好了,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啦,请大家翻到55页”,刘老师用他那磁性的嗓音说道。大家也是积极配合地翻到了55页,唐风也翻到了那一页,可是,这时的他哪还有心思上课,而且,这是他极不喜欢的一门课之一——数学。

刘老师在讲台上讲的绘声绘色,同学们听得也是津津有味,不排除个别不专心的人,当中毫不怀疑有我们的男主人公。说时迟,那时快,在刘老师一声咳嗽后,极具磁性的声音从远方飘来,“我看大家听得挺认真的,那么下面这一道题的解法,有谁能够可以给大家讲解一下吗?”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呆了,面面相觑,个个心怀不安,盼望自己不要被点到名。

唐风看时机成熟,就丢了一团纸条抛到后排的廖晴的桌上,把正在积极思考的廖晴吓了一跳,顿时从题目中抽身。这一切刘老师看在眼里,便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大家都猜到了吧,是的,那个人就是唐风,唐风很是有信心的站了起来,瞪着刘老师,不时看看黑板,又不时看看书本,抓耳挠腮,刘老师很明白这个人是不会这道题的。就示意唐风可以坐下了,哪知唐风却说道:“老师,这题我是不会啦,我可以找帮手吗?”刘老师想这个小伙子还挺聪明的,就微微点了点头。

唐风嘴角轻轻地上扬,眼光环绕教室一圈,同学们的目光也是跟着他的眼神一起“扫荡”,生怕唐风会找自己帮忙。唐风望了望廖晴,廖晴好像并没有关注到他的目光,或者是连老师叫人回答问题也没有放在心上,一心想着这道题的解法。唐风理直气壮地对着全班同学高声呼喊道:“那我可以请廖晴同学来回答这道题吗?”廖晴也是没有理会,直到有人轻轻地拽了一下她的衣袖,廖晴才缓过神来,明白原来有人在叫自己。

廖晴立马站起来答:“到”。同学们松了一口气,纷纷暗地里庆幸。刘老师这时发话,“很好,那我们就来听听廖晴同学的解法吧,大家听仔细了。”只见廖晴站起来了半分钟也没有回答上老师的问题,同学都在为她着急,教室安静,某位同学的轻微咳嗽都显得很清晰。廖晴这时手心也出现了汗渍,心率也有点乱,脸颊有变成红苹果的趋向,支支吾吾的,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她,刘老师想可能是廖晴太紧张了,就鼓励她,再仔细想想吧,廖晴心里清楚这道题的解法自己还真的不知道,只是有点头绪,也是零乱的,没有完整的解题思路,心里没有底。

就这样僵持了近两分钟,刘老师打破僵局,说:“这一题是有点难度,同学们下来再想想吧。”廖晴默默地竖起笔尖在草稿纸上画着,希望以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另一只手则不停地揉着书本55页的页脚,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眼神迷离。老师说道:“廖晴同学,坐下吧。”刚刚说完这句话,下课铃声就响起来了,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铃声,同学们就像脱缰的野马个个都想冲出教室,“撒欢”去了。刘老师提高几个分贝,几近声嘶力竭。“很抱歉,短文学,本次课程没有完成,下次课继续,对了,同学们,下去再好好想想刚才那一道题,下课。”说完就夹着书本走出了教室,差点被蜂拥而出的同学绊倒。

唐风和死党纠结在一块,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唐风一言没发,死党倒是说个没完。“唐风,你太有才了。”“唐风,真是大快人心。”诸如此类的话如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也飘到了廖晴的耳朵里,廖晴本来就迷离的眼神,现在变得模糊了。泪珠在眼里打着转儿,抽泣的声音,隐隐约约。唐风注意到了这微妙的氛围,放眼望去,廖晴趴在书堆里,埋着头,今天,廖晴戴的是粉红色的发夹,上面有一只蝴蝶。窗外,是一颗颗明媚的树木花草,还真有一只蝴蝶在那儿翩翩起舞,很美好的画面。

就这样,时间滴答,一如现在,不等人,到了晚上放学的时间。华灯初上,在这座小县城里,每一盏灯照亮一个地方,让人们在前进的路途上,不至于无路可走。

廖晴和唐风都是走读生,并且很奇怪的是他们居然是一路的,至少有一条街道是顺路的,学校大门不断有学生从校门走出去,有不少家长在校门严阵以待,迎接放学大军,街边还有不少的摊贩在做着生意,吆喝声,讨价还价声,纸巾擦拭嘴角的声音……具体有什么东西卖,有什么气味,有什么声音,有什么人,什么物,都深深地刻在唐风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廖晴和她妈妈租房,妈妈有时候回来接她回家,唐风看见过几次,每一次都是带着一件外套和一把粉红色的雨伞,站在茫茫人海中,等待自己的女儿,红色的伞,很是显眼,廖晴每一次都是一眼就会找到妈妈。妈妈把外套递给廖晴,廖晴也是很听话地披上外套,母女两人结伴行走在夜色中,一步一步。天上是有几颗暗淡的星星,围绕在不明朗的残月身边,星星,眨啊眨,俨然是黑夜里的母女俩。

今天,廖晴的妈妈没有来接她回家。廖晴走出学校大门,习惯性地向门卫大爷说再见,门卫大爷回应她,露出被烟熏黄的牙齿,脸上堆砌出无数的皱纹。廖晴望了望四周,知道今天妈妈不回来了,裹了裹衣领,就径直朝家的方向走去,没想到今天的天还真没有个变数,突然降温了。唐风想到今天的事,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就打算想廖晴说声抱歉,大步跑出校门,没有看见廖晴,想她一定先走了吧。

跑到校门左边的便利店买了一包香烟,给了老板钱,急冲冲地就要往外跑。“小伙子,找你零钱!”老板大声叫道,唐风就要走出店门,老板说:“那你拿两个阿尔卑斯棒棒糖吧。”唐风想也没有想就拿了两个,风也似地跑掉了,一个劲往家的方向奔跑,心里默念一定要追上她啊。狂奔了半分钟后在街角的尽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和粉红色的发夹,在那儿都是那么显眼。

在人流中奔跑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唐风大喊道:“喂,廖晴,等等我。”廖晴立马听出了是唐风,就加紧脚步,唐风上前一把拉住她的衣袖,大大咧咧说:“今天那个事儿……”具体唐风说了什么,我想只有风和街边的树知道,风轻轻地吹,树静静地倾听。听到唐风的一席话后,廖晴因为是真的心情不好,回应道:“你这是道歉吗?这么没有诚意。”唐风说:“道歉,不是,我又没有做错事,不可能。我只是想陈述这么一件事情罢了。”

“原来是这样哦,那么再见。”

“恩”。唐风一时没有缓过神来这样回答道。

上一篇:栀子花落了-短文学网 下一篇:命运的玩笑-短文学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