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伤感日志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7-04-12 阅读: 在线投稿

世界上单身的姑娘那么多。

小落算其中一个。

单身的小落也很爱自己,雨天到小餐馆里点一碗热腾腾的炒粉,再配上一杯晶莹剔透的甜粥,热天躲在房间里乘凉打趣,闲时录几段音频,喜怒哀乐仿佛都在她的声音里。

节假日时穿上大红裙,约上好友,山川美景,提脚就去。

这是小落现在的生活,谈不上孤单,肆意自由,只是偶尔想起唐然。

从初中到大学,一直不曾淡出她记忆里的人,到如今,已是第七个年头。

这七年里,小落的长发剪短然后长长又剪短,年复一年,当初青涩懵懂的小女孩,如今已是成熟可爱的大姑娘。

万般皆变化,不凑巧的是,七年以后,小落还是没有和唐然在一起。

她向来善于隐藏自己的情感,多少年来,她几乎不跟我们不提起,谈起他们之间的种种,小落说,你是第三个知道的人。

看吧,心里兵荒马乱的人,嘴上时常一言不发,她什么都愿意谈,可对爱情闭口不言。

所以知道这段故事,算是我的幸运。

2

小落和唐然相识是在初中,那几年因为还不能异地高考,所以小落从福建回了老家,插班到了唐然所在的班级里。

那时候她不知道她会遇上唐然,那时候她也不知道她对他的感情会纠葛那么久。

时光会谈化不牢固的记忆,小落能记得的,便是深刻的。

她和唐然,唐然和她的朋友,这中间的故事像小说一样狗血。

她为着这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心动时,篮球场上看他帅气投篮的姑娘却不止她一个。

小落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给唐然送水,唐然也会在接过水时对着小落腼腆一笑。

天蓝气清,小落不是没曾想过他们能走到一起的那天。

可没过多久,唐然就和小落的好朋友在一起了。

她没有跟我描述那时的心情,她怅怅然,告诉我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

他们是怎样在一起,又是怎样分开,她一无所知。

夏天快结束的时候,唐然从班上消失了,朋友会时常向别人打听他的消息,小落陪着她,把过程都看在眼里。

周末的氛围不算特别好,回家的路也不算远,只是生活里少了一个人,总是有点落寞。

看着朋友失落时,小落竟有点心疼她。

可后来,唐然竟给小落打来了电话,说他去了天津打工。

小落没有开口问他心里堆积的诸多疑问,夜里心里五味杂陈。

她和唐然联系多了起来,唐然给她推荐牛奶咖啡的歌,小落听着听着,便生出了喜欢。

他也只言片语和小落谈起他的生活。

点点滴滴不咸不淡,小落的回应同样不咸不淡。

于是初中,算是错过了。

3

爱情里有千百个转折点。

错过了初中,还有高中。

小落上高中时,唐然去了小落的学校。

可正在军训的小落不敢见他。

“我当时怎么那么怂啊,居然都不敢看他。”谈到这里,她明显有些懊恼。

匆匆的一个面,像是了了小落这些年藏起来的感情,她试着接触别的男生,也开始谈起恋爱。

半年后,小落和那个男孩分开。

她说,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他们之间,一张合照也没有过。

浪费了大把的时光,唐然和小落曾相互说过喜欢,可就是没有人在喜欢后面加一句“在一起”。

小落高三的时候,唐然告诉她他要去当兵了,集合地点就在小落家不远的小镇上。

这一次,小落是想去送他的,可她错过了时间,她选择了周末留在学校里。

之后一别经年,他们联系密切。

那个时候文艺风潮还没有现在这样大的影响。

那个时候写信就叫写信,还谈不上文艺一说。

小落常写信给他,当初我也陪着她去寄信,到如今我才知道一封封都是写给唐然。

4

一笔一画,小落的高中生活就这样落下帷幕。

那方的收件人依旧没有和小落在一起,只是小落能感觉出,他是在用心对她好。

三年,唐然给过小落大大小小的感动。

他去的地方很多,祖国的山山水水,很多地方有过他的足迹。

他去四川凉山,会给小落发集训的照片;

他去山东潍坊,会给小落寄花花绿绿的风筝;

他去西藏,会把小落的名字写在雪山之上。

小落说她喜欢云南丽江,他就说等她毕业了就去。

锦绣山河,他愿意带她去看,她也愿意等她带她去看。

时代许是雍容华贵腻了,小清新的文艺风在社会兴起,写信文艺,寄明信片文艺,诗情画意也叫文艺,女孩子长长的直发和裙子也是文艺。

小落爱上了这样一股风潮,喜欢上了文艺范的图片,唐然就收集一大堆然后发给她。

他也仿着姑娘的性子,悄悄把自己照片塞在刺绣零钱包里寄给她。

他还给她寄大大小小的包裹,亲密得仿若她的爱人。

可偏偏,他不是她的男朋友,她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仿佛热烈过了头,她和他终究都平静了下来。

去年寒假的时候,小落主动约见了唐然。

天气难得的好,阳光洒在身上很温暖,那天唐然背了书包,他有点沧桑,但看起来还像个学生。

他贴心的为迟到的小落买了水,他们一起游玩吃饭,听了小河流水,看了山野绿树,最后就各自回家。

默契如他们,只字不提感情。

5

后来这两年,唐然退役了,在村里当了文书,生活很平静。

小落依然和他隔着千万里。

他们很少聊天了,小落也忙,忙着应付各种各样的考试,忙着做自己的节目。

她有一副好嗓子,音频里的声音很动听。

小粉丝在涨,稍加宣传,姑娘未来前途无量。

她还爱做文艺的事情,念动人的词句,听悠长的歌。

唐然似乎成了她生活之外的事情,可她骗得过别人,哪骗得过自己。

除了唐然,哪里会再有一个人,值得她用七年的时间牵挂。

她说她是容易感动的人。

我调侃她,高中同学喜欢她那么久,她也没感动过。

万般无奈,只因为那个人不是她想要的那一个。

我不止一次想问她,为什么不在一起?

她回我,她也不知道。

他们啊,一个不顾及什么,却不愿主动。

一个顾及了太多,怕耽搁,怕异地,怕配不上,同样也不愿主动。

小落说,也许毕业了她就想清楚了。

唐然也说,等她毕业了再看。

仿佛毕业,成了一个分隔点。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又一次默契着等时间。

5

有的人愿意为爱等很久很久,山谷花开,秋日落叶,年复一年仿佛老去的只是时间。

小落没那么强烈的想念唐然,只是他给的东西舍不得丢,他说的话会记很久,翻起他的照片时候,心里会觉得柔软。

至于唐然,是回忆,还是未来,就像她说的,再等等看吧。

上一篇:你的城市我的梦 下一篇:你好,不客气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