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伤感日志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

那些年珠海的日子【五十七】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7-08-04 阅读: 在线投稿

很意外的,在那么多男孩子里,我选择了珍藏你。

心有千千结,想说的话太多,一时之间,我竟不知从何开始讲诉我们之间的故事。静下来想想,我们初识的那天,没有偶像剧的落英缤纷,没有小说里的 白衬衫,也没有男主女主那种怦然心动。很寂静的,真的很寂静,一年前的那一天,来到店铺里的时候,我所看见的你,只不过是一根高高瘦瘦的竹竿,偶尔的驼背,偶尔的不屑,让我的视线都懒得停留在你的身上。 同事们都在那边偶尔议论一下你,我则不以为意。当时想着,这么猥琐的人,最好少跟你·打交道。

可是谁知道,好巧不巧,店长却安排了我来带你,尽管不情愿,可最后还是接受了。时至今日,我永远都会记得,你那副在店长背后翻白眼的样子,你那副特别欠抽的样子。真是一脚踹死你的心都有了。

同事们都让你叫我师傅,可是你呢,给我取的什么破外号,【二师弟】,要不然偶尔心血来潮,还来个【二师兄】。我知道,因为我略显臃肿的身材,让你用了半辈子的文化,才换来了这么个破外号。 我真想知道,人家猪八戒好好的,关我屁事。。。而后来的后来,谁都没想到,这个外号却成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附属品,成了我从人群里认出你的标志。

而你呢,我也很英明神武的给你赐了一个别号,【阿傻】,永远的二逼青年。傻逼和苦逼。

那时候,每天的相处,每天的吵闹,每天的玩笑,让两颗陌生的心慢慢的靠近了。当师傅的恨铁不成钢,当徒弟的成天看师傅笑话。所以才让你在我的生命里,越来越嚣张。

那时候,还有莉姐在我们的身边,不知不觉,我和你们一起,成天装逼,笑个不停。你一旦欺负我,我就会很机智的大叫莉姐,而莉姐呢,偶尔会吼一下你,更多的时候,我看见她在一旁偷笑。我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们两个还合伙在那里笑得很猖狂。

那时候,你还会故意抢我业绩,害得我气急跳脚,我想,这也许是你想看到的样子。你那副嚣张的样子,我诅咒你,出门被人砍。

那时候,你还会求着我帮你整理杂乱的男装区,不知怎么的,我就心软了,珠海,那么热的夏天,二楼的仓库,就是免费桑拿。我在那里很认真的整理着,满头大汗 ,而你呢,却在一旁喋喋不休你的游戏。你好意思吗?我想,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便注定为奴为婢。

关于在安踏的记忆,零零散散的,就这么些吧。毕竟,你在安踏只呆了一个星期,你那花了一千块买了两套安踏工衣的事,在以后,想不到却成为了我嘲笑你的必杀。

你离开以后,,很久很久,我们都没有联系过对方,不知道是太忙了忘记了,还是生命里都不曾出现过彼此。

我都快忘记了,我最后见你的那一次,你是否还是那样猥琐。我想,你在我的记忆里,答案是肯定的。

我都快忘记了,很久以后,我们是为了什么又有了联系,好像是自己那段失败的恋情里,无意间在通讯录里看见了你的名字,拨打了过去;又好像是莉姐回四川以后,我们都想她了。

时间是魔法师,他可以抚平岁月留下的创伤,而你,也是魔法师,慢慢地在我失恋的那段时间里,一直陪着自己,我记得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们都是开心的样子,因为你知道我很多丢脸的事情,却为我的形象保密。

就这样,开心的时候会叫上你,不开心的时候,也会把你拉出来 。好像只要和你待在一起,好心情会更好,坏情绪,我全都泼给了你。

我已经习惯身边有你了,就连【解林】每次看见我们在一起,都会问我,我们是不是在谈恋爱,而我,则告诉她【 我喜欢一头猪也不会喜欢你 】,不过后来想想,你还是比一头猪能干那么一点点。不过,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们从头到尾,我们之间的情感无关爱情。

我们就是一种闺蜜,谁的青春岁月里,没有个娘娘腔的男闺蜜。

再后来,我们发生了很多故事,再后来,我也在你的青春岁月里做过很多傻事。而你,肯定不知道。

那一次,整天游所事事的你,突然想找一份工作,我就陪着你一直找,一直找,还不停的在一旁数落并嘲笑着你,你的工衣真多。

那一次,我电影看完一半,便匆匆的离开了,,好像你说你饿了,我便去了麦当劳,风雨兼程的给你送了汉堡过去。你还在那里挑三拣四,我便一脚踹了过去,然后,还说,电影太难看了,实在看不下去。

那一次,刚好我休假,在街上闲逛的我,给你带了一杯奶茶过去,还故意告诉你,【别人不要的,赏你了】。你那大眼瞪小眼的的样子,真是丑死了。

那一次,我们去吃烧烤,一不小心,竹签的细枝扎进了我的手,你连忙跑了过来,拿着我的手,小心的帮我拔掉了竹签,还在一旁嫌弃我笨得可以,我想,这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以来,最亲密的一次。

那一次,我陪你去弄头发,我在一旁不停地打击着你,还告诉你,【我不会雪中送炭,我只会落井下石】,发廊很是吵杂,隔了一米距离的我们,居然还聊起了QQ。在聊天里互相吐嘲,我记得你突然冒出来了一句,【感觉好像在偷情啊】,我一个巴掌准备扇过去,最后还是打住了,只是默默地发了几个字【尼玛,滚】。

那一次,因为担心自己的车放在马路边会被偷,你便让我回去,我只是【喔】了一声,便拿着包包走了,你肯定以为我会丢下你,你肯定以为你会一个人在这里做完这个发型。其实,我早就想好了,我很快就会回来,舍命陪君子,然而你并不是君子,如果要算的话,顶多算个伪君子。凌晨以后回到家,被我妈数落了一顿,质疑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

那一次,我们坐在了同一辆摩的上,那么近的距离,其实,我们都尽可能的不碰到彼此,不想徒增误会,不想发生那些有的没的,因为我们只是好基友,我们离恋人的距离,我们都不愿去靠近。

那一次,陪你逛超市,你说你要控油的洗发水,我便很认真的挑选了起来,我们蹲在最下面一排,选了半天,尼玛,你来了一句,【我只是看看】。

那一次,你突然问我【你希望我去武汉吗?】,我很积极地回答着【当然希望啊】,还在那里说着,以后你混好了,我就跟着你混吃混喝,我在一旁笑得很得意,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你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失落,只是我没说破。其实,还是不希望的,因为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我失恋的时候,你也不会再出现了。可是,我还是会很坚定的让你离开,你需要那里的一份好工作,在你这个二十出头的年纪,你需要去奋斗,你不能在懒懒散散了,你需要有能力,去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即使付出永远不会见面的代价,我也会坚定地送你离开。因为我想看到,我想看到的你。

上一篇:花不能永远鲜艳 下一篇:元宵佳节忆那年的今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