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伤感日志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

哭着送你离去,只为看你笑着回来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7-04-25 阅读: 在线投稿

坦白说,我爱上了一位姑娘。

我已过了不惑之年,已婚,并且是再婚,我知道自己有多么难以启齿,可想了很久,我终于还是用了“爱”这个字,因为“喜欢”这个词太过于模糊,我担心不足以说清楚心里的痛。

那姑娘是我同事,八零后,我们已经共事几年了。她初来公司的时候,我第一感觉是高冷,举止得体,包括坐姿、走路、吃饭,都如同上过礼仪课一样。我想周敦颐笔下的《爱莲说》肯定就是说她这种类型的,到这三年,我没有发现她有任何失态,不卑不亢,不温不火,在这帮派分明、斗争得你死我活的小企业,她一个人在一个小文职的岗位上站立着,不靠近任何人,从来没有迟到早退,并且从来没出过错。很奇怪的是没人接近她,仿佛她有一种天然的气场,所有人都好奇,可从不敢靠近。我也一样,每次好不容易在工作中有个机会,其实就是有个可以去她办公室的借口,可把工作说完了,我很紧张,居然落荒而逃,因为在我说的时候,她一直很专注的直视着我的眼睛,好像能洞穿一切。我当然知道这是尊重,一种很正式的表达,并且我也认为自己有足够的阅历,可同样高冷的我,居然紧张。从事业务多年,我第一次见识到有一位姑娘,拥有女王一样的气势。整个公司对她都是好奇,更多的是艳羡、仰慕,可每个人都好像稍微逊色了那么一些。

三年来,因为她所处岗位相对孤立,所以我们几乎没交集,我对她的理解也仅仅是感觉“这姑娘肯定优秀”,也因为每天上班忙碌,所以并没有想过什么。打破这种局面的是公司的一则《年会流程》,张贴在公司大门口,详细说明了今年会有所改变,除了年饭,还会准备一场晚会。她是第一个走进我办公室的,然后说:

“经理,我毛遂自荐,希望能担任这次晚会的主持人,之前的工作,我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这方面的经验。”

这很出乎我的意料,我一直认为她就是个与世无争的仙女,因为她漂亮,粉脂不施,纯天然的黑色长发高高挽起,并且在职期间从未与任何同事发生过摩擦。

“你真的可以吗?”

说实话,我有些犹豫。

“只要您把机会给我,行不行我们到时候见啊!”

她居然微笑着,紧接着来了句:

“公司不需要给我准备任何服装之类的,我都有。”

好像这件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丝毫找不到拒绝的说辞。

消息很快传开了,连我都听到了很多议论,贬的人占多数。我不免有些担心。而她依旧淡定着,并且在我下一次找她的时候说道:

“您提前一些把节目单给我吧,我需要准备一下。”

年饭上,她略施淡妆,着金色晚礼服出现在了开场前,一如往昔的优雅,白色的高跟鞋,让身高175的我搭档着她都略显尴尬。我不知道那经久不断的掌声和欢呼有几分是源于她的美貌,但是,我肯定是跟着沾光的。所有人都见识了她的语言功力,我也在心里暗想: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文化程度?什么专业?这仅仅是开场,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她居然以一个自己的小品嗨翻全场。后来我知道这是她自己写的,在小品里扮演一个成绩很差、并且异常不着调的姑娘,深蓝色的运动服,黑色的鸭舌帽反扣在头上,夸张的表情,演绎着逃学、和父母顶嘴,仿佛她真的就是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叛逆姑娘。

我亲眼看见晚会结束后一个男孩子送她一个超大的毛绒公仔,她完全波澜不惊的微笑致意,大方的主动伸出右手和对方握手。于是她有了绰号,“明星”,这样称呼她的人不在少数。

晚会拉近了距离,我和她有了更多的接触,并且我们互相添加了微信好友。才知道这个姑娘爱好写作,朋友圈已经有了大量的文字作品,我读到了她的很多生活经历,原来她初中毕业,十五岁打工,看到了她在之前如何努力从普工做到了班长,到了销售部,再到如何站在了公司晚会的台前,还说到因为什么才来到了这个小地方。我之前预想的都没错,她真的很优秀!

我开始经常去她办公室逛逛,久了以后才了解她健谈,爱笑,在她面前我真的发现本科毕业的自己才疏学浅,她知道很多历史知识,每天看新闻,能谈时事。一直以为这种没结婚的姑娘只知道吃喝玩乐、只会娇嗲,可她完全能和我谈论汽车,谈论手表。她还打趣的说道:

“不是所有人都说你高冷、难相处吗?也没他们说的那么难啊?”

“他们也是这样说你的!”

————

那晚,突然从梦中惊醒,我分明看见她着金色晚礼服向我走来,摇曳、飘逸、温暖。妻正在隔壁房间照顾孩子,孩子刚上小学,每晚都哭闹着要人陪着才肯睡。我拿起手机,一条一条的看着她的朋友圈,看着她每一张微笑的自拍照。我居然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睡了吧?”

“嗯,不过被你吵醒了,有事?”

她居然很快回复了,我很激动。

“没事,不好意思打扰你,有些失眠。”

“没事,我睡眠浅,所以手机一响就听见了,但是能很快入睡的。”

突然意识到自己渴望天亮,很想快点去公司,我已经过了那种冲动的年龄,早就波澜不惊了,而此刻,居然那么的躁动。

我开始经常在下班后给她发些信息,和学习有关的,因为我看见他正在学一款绘图的软件,但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信息,直觉就是想和她有些交集,哪怕她只发一个表情,我都能高兴的看好多遍。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某天,我突然收到了她给我的信息。我想自己当时的反应肯定是“腾”的就脸红了,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受,想马上躲开这世界。

“你怎么知道?”

“我犹豫了几天要不要问,就当是提醒一下你吧,离我远点,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不想看到你众叛亲离,因为你折腾不起了。”

看到这信息,我直接去了办公室,近乎于责备又有些央求的说道:

“你就不能不揭穿我啊?觉得自己在你面前特别难堪。”

“我装不了,因为过了那年龄。”

我假装很轻松,可那颗乱撞的心丝毫不能平静,用她的话说,脸红到了脖子。我越发的想见到她,经常在梦里看见她在我面前旋转、大笑、扑蝴蝶,儿子多次问起我,“怎么总是一个人坐在那笑呢?”我好像重新回到了校园,居然开始在办公室写她了。当然,这一切她都不知道!

———

我们恋爱了!

在某个晚上的聊天信息我这样说道。让我欣喜的是她也承认这句话,然后说道:

“我很害怕。”

“你跟我走吧,去一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地方。就我的工作能力来说,今后我们不至于过得很难堪的。”

“不,要走也是我自己走,你能过成现在这样不容易,而且你折腾不起。”

上一篇:痞子敏的风言风语 下一篇:现在,该我爱你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