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我的乡愁《一》家门后的小河-短文学网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8-11-05 阅读: 在线投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我家后门口,有一条潺潺流着的小河。它仅有十来米宽,但很长,据说沿着它向东南流几十里路,就会和另一条河汇合,然后一起流入浩浩荡荡的母亲河——长江。小时候,我们常在后门的码头(那是由几条青皮石垒成的阶梯)嬉耍,看妈妈和姐姐在青皮石上用衣槌劈劈啪啪槌打着衣服,看小鱼和小虾在清澈的河水里游来游去。有时侯,妈妈或姐姐不小心把清洗的衣服掉到河里,流水快要将它飘走的时刻,我会及时赶到,把衣服“抢救”上来。这时,大人不免要夸奖一番:“信子真能干!”。我听了表扬,心里乐滋滋的,倒挺愿意帮大人干活的。其实,也不用我干什么家务活儿,家务活基本上由妈妈和姐姐包了。我唯一的家务活儿就是为家里养的一只咪咪小猫捕捉它喜吃的小鱼。别看一群群小鱼在浅水里游来游去,但要抓住它却不容易啊。我曾试图用两只手从两边夹击捕捉,哪知它们逃跑极快,两手尚未合拢,它们却逃之夭夭了。后来从邻家小朋友处学得一种“淘箩捕鱼法”:用一淘米的淘箩,里面放一、两口米饭,再加一些重物(如小砖块、碎瓦片),用绳子系着它,让它沉下水面,当你看到一些小鱼闻到米饭的香味,游到淘箩里觅食时,迅速拉起绳子。只见水迅速地从淘箩的缝隙中哗哗流下,水干鱼现,那些小鱼儿,就在淘箩活蹦乱跳,成了“俘虏”。用这方法,每次都能捕得足够数量的小鱼,我家咪咪小猫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

小河的春天是妩媚的。河的对面是菜地和麦田。一片葱绿。再远些,则看到烂漫的桃花像一朵朵粉红色的云,掩映着农家的茅舍。春风吹过,田野里掀起阵阵绿浪,河面激起阵阵涟漪,煞是好看。不时还看到几只农家养的鸭子从河面嘎嘎游过,仿佛在向人们报告着春天的来临。

小河的对岸地势开阔,正是放风筝的好去处。这时候麦苗刚刚返青,踩着麦苗能锻炼它的抗倒伏能力,你尽可以自由地在田里跑来跑去,名曰“踏青”,乡亲们不会怪罪你。所以,春天的小河对岸成了我们放风筝的乐园。

我常常带着自扎的风筝,跨过百米外的拱桥,兴冲冲来到小河的对岸。开始,我迎着风,一边小跑,一边放长牵引风筝的棉线,那风筝便逐渐向上飞去。风阵阵吹着,风筝便扶摇直上,一直升到高空。它像雄鹰一样,在蓝天中翱翔。牵着它,欣赏它临风飘舞,不禁心旷神怡。风较小的时候,为了使它不坠落下来,你还要拉着它,在田野里小跑一阵。看!随着你的小跑,风筝迎头向上,稳在空中了!它摇头摆尾向你微笑呢!

小河的夏天的白天是喧闹的。不到八点钟,那些蹲在河旁垂柳树上的蝉,便“知了,知了”地唱过不停。一直要唱到天黑方才罢休。这些“歌唱家”挺敬业的,殊不知,在是它们的歌声引来了杀身之祸。顺着它们的“知了,知了”声,我们这些捕蝉少年应声而至,用绑在竹尖的松香球去粘住它。它被捉了,鸣声嘎然而止。那透明的两翼虽不断地奋力煽动,但仍不能摆脱松香的强大粘力。这些被捉的蝉,埋到刚燃过的柴草灰里几分钟后,烤得黄澄澄的,真的好吃。由此产生了捕蝉的诱惑,隔三差五地,都要去捕捉。回来后,把“战利品”交给妈妈处理。姐姐看着我有滋有味地吃着烤蝉,一面笑骂“你这馋鬼”,一面却忍不住从我手中接过烤蝉,一起品尝起这美味来了。

白天的喧闹,很大部份是这些河边长大的孩子引发的。因为天气炎热,下午,大家不约而同地到河边游泳。什么扎猛子,狗爬式,自由式,各显神通。最热闹的要数狗爬式,下到水里双脚就像打鼓一样,卜通卜通乱蹬一通,搞得水花四溅,大家不得安宁。还有更热闹的要数打水仗。一边高喊,一边疯狂地向对方泼水,劈头盖脸的水,像一堆堆碎银,在小河上飞洒,伴着胜利者的欢叫和反击者的呐喊,小河亢奋不已。

夜晚,小河平静下来了。缓缓地向东南流去。两岸的垂柳随着晚风飘拂,金色的月光洒向暗绿色的河面,月亮的倒影在流动的水面上变成一条闪烁的金色光柱。往西北方向看去,小镇灯火明亮,有着圆孔的拱桥上人影晃动,我知道,那里有美味的小吃。碗豆凉粉、八宝粥、各式各样的卤菜,还有馄饨什么的。可惜当时家里没钱,很少能去那里“开洋荤”。记得唯一的一次是父亲带我去那儿吃过一次馄饨,感觉特别好:皮薄、馅鲜。第一次吃到汤里的叫“白胡椒”的调料,真爽!摊主特别向我们介绍,这是从南洋进口的呢。不知是年青时的胃口好,还是摊主的货好,至今我都没吃到如此美味的馄饨呢!向东南望去,小河流向神秘的远方,那里有一片坟地,再过去则是一望无际的庄稼地。坟地里,常有飘忽的鬼火时隐时现,不时还传来野狗的吠叫。虽然从老师那里知道,鬼火只不过是磷发光的自然现象,短文学,但从大人嘴里讲的××、×××在小河里溺死的故事,难免心存恐惧。夜晚,我们是不敢去那方向玩的。每年到了农历七月十三的夜晚,小镇有放河灯的习俗,据说为了抚慰那些被溺死的孤魂野鬼而举行的。人们将载着河灯的纸船放进小河里,它们便像一条条金色的火龙,沿着小河向东南方向飘去。飘呀飘,飘着人们对鬼神的敬畏和对平安生活的希冀......

小河的秋天令人陶醉。早晨,河面上常弥漫着如纱的薄雾,这是捕捉螃蟹的大好时机。赤着脚,我们跳到停靠在岸旁的木筏上,把一只只在木筏上玩耍、还没来得及“回家”的螃蟹逮个正着。这比到那接近河面的阴暗潮湿的洞里抓它轻松多了。运气好的时候,可抓上十几只呢!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常看到一条条载满新粮的船,由乡村驶向离我家不远处的供销社的码头。乡亲们撑着船,一篙点下去,从船头走到船尾,那船儿便忽悠悠地向前游去了。给我的感觉特好。多么希望也能试一试呵!可机会在哪儿?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的小伙伴江生,家里有只小船。一个星期天,他把小船撑到我家后门的码头,一声唿哨,召唤我上了船。他教我,怎么撑船,怎么将船掉头,怎么过桥……,想起来有点好玩,有一次我在练习船掉头时,用力过猛,不小心船头碰到了岸,船剧烈倾斜,我和坐在船尾的江生,一起落入小河。好在我俩都会游泳,有惊无险。不过,秋天的河水真有点凉啊,全身湿漉漉的,直打寒颤。爬上岸,赶紧就往家里跑。母亲看到我们像两只落汤鸡,忙催换衣服、催喝姜汤。当我们感到浑身暖和后,就又回到船上练习开了。

小河的上游,有一个小湖泊,湖泊的中央,有一个名叫“仙人汪”的小岛。四周长满了一人高的芦苇,远望过去,常有水鸟起落。因为发生过几起游泳高手在附近溺死的事件,小镇很少有人敢去那里。就在八月中秋的前一天下午,江生找到我,问我:“敢不敢去“仙人汪”?”那时,我已学会撑船,水性又好,知道江生使的“激将法”,于是反“将”他一军:“你敢吗?你敢我就敢!”他当然敢罗!他爸爸是位船手,我们游泳比赛时,他总是独占鳌头。他拍拍我的肩膀:“跟我来!”于是一起上了他家的小船。一支竹篙,一双轻桨,我们驾着小船,奋力向“仙人汪”驶去。

上一篇:闲情,延伸时光的娇美-短文学网 下一篇:孤独,还是要的-短文学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