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有逼格的文学网站-短文学网,记住我们的网址:duanwenxue.in(短文学拼音+“in”)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语句 > 伤心日志 > 文章内容

在神朔的第一个冬天

作者: 佚名 来源: 短文学网 时间: 2017-06-07 阅读: 在线投稿

醒来的12月寒意侵人,气温直下似乎要与零度赛跑,将冷酷进行到底,也酝酿着新冬初雪,一夜之间将神朔铁路银装束裹,一路望去铁路两旁的山显得更加寂寥。北风吹过,不禁一阵寒颤,原来,冬天的到来,这样果断。当我看到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时,满是不信。毕竟才过小雪节气,农历也才十月,这个时候初雪就要来打招呼,或许太心急了吧。

然而,阴郁的天空,真的悲伤了起来,越是接近神南,天气越是阴沉,好像小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即刻间窗外就飘起了雪花,通知着初雪即将光临。如同多数初雪一样,今年的新冬初雪来得很含蓄,没有给期待初雪的人以起码的安慰,没有浪漫的雪花飞舞,没有积累的皑皑白色,甚至连张正面照都没有给期待她的人留下。

只是温柔而文静的路过。我是害怕冬天的,但又眷恋冬天的美丽,虽然这里没有“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的那般厚重,但是足以让你感叹那种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豪洒,被白雪覆盖的地面只露出两条明亮的银丝线,远远看去万吨巨龙像是在雪山上奔腾,壮丽极了。

坐在车里,点起了电炉子,烧的发红的炉丝散发出咄咄的热量,不得不使人借用“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一美丽的诗句来描绘此景,虽然没有再现家里一群人围着火锅吃涮锅的热闹场景,但是在车上能煮一碗热腾腾的挂面,在伴上点老干妈,也是极好的,回馈给我们乘务员一种家的味道,正是暮雪欲来的寒意,才突显出粗拙小火炉的朴素温馨,此时炉火正烧得通红,师徒围炉而坐,火光照亮了暮色降临的司机室。这一抹火红,也恰是友情与和谐的温度,温暖了寒冬中跑车的”我们“,安全当头保运输,和谐你我盼归途。

我的初雪情愫,也源于下雪了才是真正进入冬季的惯有思维。冰与雪,一直是冬天的化身和代言。而身处城市中的我们,很难见到千里冰封的场景,只有冰冷的水泥森林和林立的高架桥墩,连小湖都很少见到。所以,雪,成了更为方便和直观的判断依据,下了初雪,才认可冬天的到来。我的初雪情愫,当然还和我的年纪有关,青春如诗的年岁里,满是与灵动和浪漫有染。而初雪,也似青春,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

终究融化成水的结局,也如终将流逝的青春一样,珍藏在回忆中细数。初雪情愫,将与温暖的一切,打包给在冬季跑车途中的我们,此时的电炉依旧火红,窗外依旧是寒风凛冽,而我们还在路上,一声鸣笛打断了我的思绪……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上一篇:记得那年梨花开 下一篇:旺仔,走,回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